皇冠注册官网地址

高效快餐厨房设备生产厂家

30年专注餐饮厨房设备研发生产定制

服务热线:

凤凰新闻

相关资讯

电话:

手机:

传真:

Q Q:

邮箱:

地址:

凤凰新闻
您的位置:主页 > 凤凰新闻 >

北京驱逐低端百姓 超越任何政府被容忍的底线(图) …

人气:发表时间:2018-06-30
北京当局强力驱赶被称为外来人口的居民,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这些被某些舆论称之为低端人口的北漂务工人员和家属,在寒冷冬天被驱出居住地,引起世人强烈关注。一些知识分子联名上书当局,要求能网开一面,让这些非北京户口居民能正常生活下去。 11月下旬,北京市当局下令大兴地区一些外来人口限期(11月26日前)离开北京,否则断水断电,寒冬季节,导致成千上万的居民流离失所。有报道称:这一举动将影响十多万乃至数十万居住在北京的外来人口。 网友佚名在邻友圈发文称,三天时间北京清走328万人。这篇文章说,北京的人口目标控制在2300万,控制首都人口目标似乎成了北京市的首要任务,“未来的五年北京将完成最大程度的人口大缩减。” 从北京大兴区开始的驱逐外来户的这一举动引起一些中国知识分子强烈关注,他们周末联名一百多位人士上书当局(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要求能停止这种行为。他们说:这是一起违法违宪及严重践踏人权的恶性事件。 签名中有学者崔卫平、贺卫方、范晓、冯崇义、洪振快、荣剑、刘苏里、吴强、笑蜀、鄢烈山、张伦、张千帆、展江,律师黎雄兵、唐吉田,作家查建英。 签名者刘苏里是北京万圣书园老总,他对美国之音说,这种清理方式,超越了任何国家和政府能被容忍的底线。“这就像对犹太人的迫害。毕竟是自己同胞嘛。” 北京当局这样大规模驱逐外来人口,引起南华早报、英国卫报、金融时报等诸多媒体加以关注,甚至中国的财新网(英文)以及环球日报(英文)都加以报道。不过,记者注意到,截至发稿时,另外一些欧美大媒体和国际通讯社并没有报道这次北京展开的驱赶外来人口行动。 互联网上,学者秦晖九年前在南方人物周刊上一篇采访记(标题:《不要驱逐城市贫民》),被重新推到一线。清华教授秦晖说,政府不能剥夺穷人在城里住下来的权利。如果不能为他们盖廉租公寓,那么绝不能再斩断他们自己解决住处的可能性。 美国华裔学者程映红周末在端传媒上发文标题是:《“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文章说:“低端人口”一词迅速而广泛的流行,触动了这么多人的神经,即使是在被否定的意义上,也是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观念在当今中国繁殖的不祥之兆。 程映红没有展开解释社会达尔文主义。不过,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达尔文主义精髓是自然界的自然选择、进化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用到人类社会中去,也就是相应的适者生存。有民族主义者认为,社会要发展国家要强大,必须以牺牲部分人的利益为代价。 也有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以此来为社会不平等、种族主义甚至帝国主义张目鸣锣开道,认为这种主义之盛行说明社会进步和变革是不可避免的。 美国学者程映红说: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则拿来掩盖由权力关系决定的过程,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 程映红说:“低端人口”一词成为话题,一定意义上说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形形色色的变种甚至丛林法则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超越各种意识形态和政治观点的内在驱动力。”这种西方传来的主义在中国成为成王败寇的帝王逻辑提供了“科学”的注脚,所以和传统一拍即合。 “红色话语中所谓‘历史选择了我们’就是典型的政治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命题:适者生存。” 程映红说:“我们赢了,这个最终结果就说明我们该赢。”“只要我们今天仍然掌握着权力,我们就是成功的,成功就说明有历史的必然性。这个政治化的达尔文主义只认成功,它本身就排除了两个追问:一个是你为了成功使用了什么手段,另一个是为了你的成功人民付出了什么代价。” 面对铺天盖地的反对和抗议声浪,北京当局说,没有人被称为低端人口。北京安全生产委员会负责人周末说,没有人在驱赶低端人口,这种说法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这个负责人还说,这次专项行动的目的“是为了人民生命的安全”。如果警察抓到一个人在吸毒,是应该马上制止呢,还是应该考虑他可能会感到不适所以让他过了这次的瘾再把他抓回去。既然这些房子是违法的,当然应该立即制止这种违法行为,更不要说这种房子随时可能起火把人烧死。昨晚台湾就发生了火灾,"台北市市长柯文哲提供了答案,他说拆除除了人力有限之外,也要考虑安置居住在这些违章建筑的人,得要有配套,也就是拆了顶楼加盖,这些人也要有地方可以居住才行"。请问到底是这样为了妥善安排所以烧死了人好,还是把人直接赶出去好?再说他们又不是真的无家可归,另外租个安全的房子或者买张火车票也就回家了如果一个明明经济能力只能住在皇后区的人非要住在曼哈顿,没钱租正常的房子怪谁啊,难道别人在曼哈顿的大街上搭个帐篷租给他住他就可以一直住在里面吗,警察还不能拆了他的帐篷啊,警察拆了帐篷以后有义务要帮他在曼哈顿找房子安顿下来吗?为啥我们作为国家人民中的一员,就不实事求是的,为这人口大国想想呢?奥,人不能没有规矩。有了问题,不找自身的原因,胡闹,撒赖,没完没了的个人利益最大化,一点都不吃亏,这就是“低端人口”。这话糙理不糙。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允许。什么是畜牲?畜牲就是信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学名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信奉你死我活、赢者通吃的动物界的食物和配偶占有原则,就是信奉为了自己的生存和享乐而牺牲另一部分同类的生存是天经地义的,就是信奉瓜分食物必须严格按照动物等级划分原则。总之,就是把动物界的生存法则作为唯一或最高行为准则的哺乳动物或某一类具有动物心的“人”。有些人就是见不得中国好。看见这些外地人住得破,说中国政府不作为,政府为安全进行排查,拆除危险房,它们就说政府不是人,其实最不是人的就是这帮反华的东西。就该赶出来,不赶出来发火烧死人更惨。香港棺材房居民有人权吧?所以呢?生不如死。不该存在的就该改了。一大群人挤在一间火灾隐患特别大,烧死那么多人,死掉的那些无辜的人的人权呢?赶出来也不是没地方去,坐个火车就回老家了。烧死的话就是家离子散。哪个更温情?有人口口声声说需要的是给党国提建议,请党妈开发当禁,报禁,扯掉防火墙好不好?否则说什么都是废话。一个连批评的声音都听不得的党派,你希望他们会改吗?中共司法监狱系统和医疗系统勾结,大规模活.体摘取在押弱势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牟取暴利这样的事都能做得出,赶走一些“低端”人口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呢?按照他们的标准,已经算是很“文明”了,没有随便找个借口把他们抓起来然后从此神秘失踪,就要跪谢他们的“不杀之恩”了。为什么低端产业不是贬义词,低端人口就是贬义词?从事低端产业的人不就是低端人口吗,不管有人嘴上承认不承认,心里谁没有把人划分成不同阶层的啊,只是有的人虚伪有的人不虚伪而已。如果大家都把富人和穷人一视同仁,为什么都喜欢买好区的房子,还这么贵,住在穷人的区多便宜。有好区和差区的划分本身就说明已经有差别了,这种差别哪里来的,一直在人们的心里,跟用什么词没多大关系关于“低端人口”这个说法,政府出来撇清关系了。其实低端产业相对高端产业而言,就是那些劳动密集型产业,不需要高学历,不需要很多培训的岗位。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就是低端人口。用了一个“低”字,有贬低的意思,所以要撇清。驱赶,也不好听,也要撇清。说是拆除危房,为了安全。其实是违章建筑。地方政府怎么会容忍这么久,让这么多违建房屋成了气候,容纳了这么多人入住?为了经济利益。大城市都有这个问题。责任在政府。经济发展中,象容忍污染一样容忍了“低端”住房。如果严格执行有关法律,污染,违建,一经发现马上处理,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现在需求降低了,才想起来拆。治理污染,治理违建房屋,实际是还债,还发展中欠下的债。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共产党比纳粹还狠毒,纳粹是杀外人,共产党是杀自己人。这些农民工,本来生活就很不易,如果在家乡有好多生活,他们愿意背井离乡去北京打工吗?不是生活所迫吗火灾隐患必须清理,每年的秋冬季都会这么做,并非今年仅有,只是今年因为发生了重大伤亡火灾使得整理力度比往年大了。“苹果日报”及其同类利用这个事情扯上什么“人权”,甚至胡说什么“人道主义灾难”,那更是妄顾民生、借题发挥、乘机捣乱、企图掀起颜色革命,这伙人是其心可诛的政治动物!中国农民真惨, 共产一来,一张“低端人口”证明“农业户口”将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子孙后代永世不得翻身, 进城谋生, 饭锅都得让人用钢钎戳洞。蔡奇同志今年八七讲话:“我们要紧紧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通过疏解功能,治理“大城市病”,提升首都功能;通过腾笼换鸟,舍掉“白菜帮子”,得到“菜心”,推动创新发展、可持续发展。”想想薄熙来当年为什么要讲“五个重庆”,为什么要宜居重庆?要平安重庆? 要健康重庆?为什么薄书记可以有五个重庆,到了蔡奇书记这里,就只容的下一个北京,高端北京?习总隆重推出的“新时代”,竟以京城的“低端人口”大扫荡开局,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蔡奇陈吉宁两个,不管是能力有问题还是有二心故意作乱,都应该处理掉。还有一类是企图借题发挥,掀起一场“颜色革命”,在中国制造新的动乱,这一类人并不真关心老百姓,他们仅仅关心他们自己的政治企图。自己在北京度过最好的时光。曾经对所谓的外地人,也说这说那。但心里非常明白,没有这些外地人,农民工的贡献,根本不可能有北京的今天。如果是真的确实太不象话了,这还是代表工农利益的共产党干的事儿吗?不过我妈家的小时工原来住地下室,后来不让住了,居委会又帮着找了房子,不用走。这小时工老老师实勤勤恳恳,没有一天休息,一个月能挣八千多,她也不想走,需要她的人家也不想让她走。这样劳动致富的人应该鼓励,不应该驱赶。什么时候能改改官员一拍脑门就蛮干的形态啊?脱离群众。实际上北京中南海的那些权贵们最怕的就是这些‘低端人口’,就怕一天这些人受不了压迫揭竿起义,就像陈胜吴广这样的人。共产党虽然就是来自低端人口但掌握大权后就要不遗余力的要铲除不安定隐患,防止被革命,就像当年自己推翻蒋家王朝一样。君不见,八戒北京人二qi918等爱党爱国的仁人志士,为了反美,不惜以身相许,以全家人的身相许,身在美国心在天朝,日夜战斗在反美第一线而无怨无悔吗?北京政府比较富裕,可以给一些安置费,使这些闲散住户不要太惨,但时间上,政府可能不会给太长时间,不然造成更大的矛盾。共产党本是靠低端人口发家的,他们就是依靠低端人口才打败蒋家王朝的,可是当共产党成为资产阶级以后,他们就开始歧视低端人口,甚至仇视低端人口。11.24驱赶低端人口事件,足以让世人看到共产党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无耻集团。有些人就是见不得中国好。看见这些外地人住得破,说中国政府不作为,政府为安全进行排查,拆除危险房,它们就说政府不是人,其实最不是人的就是这帮反华的东西。@北京仁,你移花接木没用的,你几毛几毛的挣昧心钱,小心得报应。你的党妈独裁法西斯嘴脸这回让全世界都看到了。好心劝你学学你同志八戒,qi91456, 躲两天风头,别来找骂了。官员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担责这是最起码的,政府要为百姓立“命”,知识分子要为天下立“心”。这是苏轼曾巩张载那一代文人说出来的话,其实这话最早见《墨子·非命上》:“覆天下之义者,是立命者也,百姓之谇也。” 这些呼吁的人是天下良心。宋神宗和拗相公穿一条裤子,铁了心改革,但是看到王安石门生舍命呈上的“流民图”,夜里潸然泪下,第二天王安石罢相。当年非典,北京市长撒谎一样罢官。赶人走,不能给人暂时搭个棚子送几顿的热饭吗?酷吏罢官才对蚁民有个交待。于谦的父亲王老爷子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有钱,富甲一方,特别的放出话来“别的地方我管不了,我方圆十里内不能有穷人”。然后,他把附近的穷人都赶走了…因为“我心善,见不了穷人”……… ​​​北京当局歧视低端人口,大冷的天将几十上百万外地人驱赶出北京,这在民主国家国家总统要被弹劾的。在法西斯独裁国家人民只好认命了。邪恶的中共,邪恶的北京,那厚厚的雾霾,就是被魔鬼笼罩的象征。真正解决的办法是资源、权力分流,把发改委迁到通州、广电总局搬到燕郊,如果这样,一些相应的人员机构、对应的企业都会分散转移,必然带动人口自然调整。象现在这种强制执行,根本不是在解决问题,完全是为了政绩演戏给皇上看。天暖了,低端人口又会回流。今年1月,北京石景山区政府网站发布的一篇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报告称,2016年,该区落实人口调控工作方案,“依托治乱疏解建高端专项行动,清理整治低端人口聚集大院480处”。我们的党忘本了,他们就是靠贫下中农起家的啊。治理环境要从本质入手,要有计划和准备,要有对民生的安排,不是把他们不当人看待,两个小时清理店铺,15分钟离开家窝,谁有能力做到,逃命的时间都不够,这是没有人性的灭绝行为,因为十几年的北漂他们已经没有故土家园,北京就是家,让他们往哪去,投亲靠友也需要时间,这是政府的责任需要计划和妥善处理,可这个现象却犹如法西斯,令人不仅仅倍感失望.....像Bslrim,北京仁这类,你楼里是不是防火报警器少安一个政府人员就可以直接闯入叫你直接从家中滚蛋,不用考虑任何安置或任何赔偿。然后告诉你,是为了你的安全,但不负责你的不便和损失。冻死是你活该,因为你没被烧死。寒冬腊月,强行驱逐,没有任何缓冲,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无视租赁合同,无视租户的合法权益,这本身就是违法,这和住户是穷是富没个毛关系。在美国放在个人房东身上轻则经济处罚,重则进牢房,放在政府官员身上则断送政治前途。去中国其他乡村城镇看看,是不是只要房子不符合安全规范就可以一天内将住户赶走,而不用考虑安置等其他事宜。

返回顶部